西安市中心一商业综合体烂尾六年 “房姐”龚爱爱曾持股

尹蓉 卢志坤2019-05-27 17:01:42来源:中国经营网

扫描二维码分享

  原规划投资6.8亿元、建筑面积超十万平方米的辰宫广场商业综合体项目,在2013年年底完工后,至今仍处于“闲置”状态。

  辰宫广场位于西安市明城墙西门外以北,处于西安市中心位置。2003年前后,辰宫广场所在的村子开始启动拆迁并开发。随后,该项目被西安市城市建设综合开发中心(以下简称“西安城建中心”)和陕西辰宫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辰宫地产”)收入囊中。

  但在后续十多年的开发建设中,项目股东频繁更迭,除了开发企业原董事长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刑之外,该项目背后的股东甚至还牵涉到曾经轰动全国的“房姐”龚爱爱。另外,根据《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了解,原址的拆迁户,至今已超过10年未实际回迁。

 拆迁近15年“未回迁”

  辰宫广场项目距西安市中心钟楼仅两公里左右,位于西门盘道西北角,这栋位于繁华地段的仿古式建筑商业综合体,若从远处看,外立面装修考究,广场地面干净、周边花草树木修剪整齐,丝毫看不出来“烂尾”多年的迹象。但走近了便能发现,一楼数十个玻璃门把手上,全部锈迹斑斑,广场四周变成了周边居民的临时停车场。商业综合体南门柱子及墙面四处贴着“您已在监控范围内,禁止在此大小便”。的提示,有的柱子外立面已经破损。

  “我的商铺都被拆十多年了,没水没电,分的一楼商铺没办法独立使用!”一位辰宫广场原址的商铺业主告诉记者,“辰宫广场现在实际只有莲湖区西关派出所一个单位回迁了,其余的房子全部空置着。”

  在南边侧门一个柱子上,固定着一个金属建筑工程责任标牌,标注内容显示该项目名称为“西关正街A座”,开工日期为2010年6月1日,竣工日期为2013年12月15日。建设单位为辰宫地产。

  据了解,该片区域拆迁工作早在2003年前后就开始启动,2005年前后辰宫广场建设原址就已经拆迁完毕。一位居住在辰宫广场周边的居民告诉记者:“之所以自己把时间记得清,是因为开始拆的时候孙子还没出生,现在孙子都快上高中了。”

  西安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网站显示,西关正街A座于2010年9月10日获得预售许可证,许可证编号为2010174号,但整栋楼全部为灰色的不可售状态。1~5层房屋用途为商业,除1楼分割为7块外,1~4层其余全是独立大开间,单层建筑面积约在8500~10000平方米之间。5层建筑面积为17864.72平方米。7~14层公寓共253套。

  “开发商还没有向房屋预售管理部门申请开通网签,所以辰宫广场项目整栋楼的预售状态为灰色,实际上是未标注。”西安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市场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工商信息显示,辰宫地产成立于2002年9月3日,注册资本为2.49亿元,而辰宫地产在智联招聘和前程无忧等多处网络信息中,一直对外宣称辰宫广场项目 “已竣工”。

  “四五年前,辰宫广场主楼外围的景观等曾短暂亮过一段时间,我们以为要开业了,但是后面又没有下文了。”周边居民告诉记者。

 股东更迭牵涉“房姐”龚爱爱

  “辰宫广场2012年到2013年前后就建成了,最早是神木老板龚爱爱开发的,可能是受了2013年‘神木房姐’事件波及,影响了开发进度。”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实际上,在2013年“房姐”龚爱爱(在北京拥有41套房产,面积近1万平方米)事件曝光后,神木县(2017年撤县设市)公安局披露龚爱爱的另一个名字为“龚仙霞”,据当时媒体报道,龚仙霞的身份证名下,拥有西安江东企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66.6%的股份,且龚仙霞为该企业法定代表人。2010年6月8日,江东投资出资6000万元,参股辰宫地产,持有后者30%的股份。辰宫地产余下70%的股份由陕西领汇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领汇集团”)持有。

  而领汇集团原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马万彪,也曾担任辰宫地产董事长,2009至2012年间,其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5.1785亿余元,在2013年被神木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后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上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刑事判决书内容显示,马万彪的集资款主要用于西安房地产市场的投资,包括领汇集团、宸宫地产公司等。

  目前网络上关于领汇集团房地产业务的介绍中,仍有辰宫广场项目的规划信息,即开发为集购物、餐饮、娱乐、休闲、居住为一体的城市综合体,不过当时项目名称叫“领汇乐城”。

  在神木房姐事件曝光后,领汇集团从辰宫地产中撤资,此后随着股东进出更迭,项目对外名称先由最初的“领汇乐城”变更为“领汇缤纷城”,最终又变成现在的“辰宫广场”。

  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已公开的辰宫地产近年来工商信息档案看,自2014年11月,辰宫地产法定代表人由陈斌变更为曹宇鹏后,股东名单或股东出资比例每年都有变更。2015年11月,股份经变更后,高永强持股37.4%,成为大股东,麻明慧持股29.6%,张拴军持股21.7%,李志栓持股11.3%。2016年3月,李拴军的股份转让给李兴昌。2017年3月,张拴军的股份转让给张立奇。2018年6月,张立奇的股份又转让给杨彬清。

  “辰宫地产已经让陕北的陕西恒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收购了。”上述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

  记者就上述收购消息向陕西恒源集团致电求证,办公室主任称自己刚入职第二天,对公司不熟悉。而其他人员则表示,恒源集团旗下公司众多,辰宫地产的几个股东自己不认识,具体情况也不了解。

  值得关注的是,辰宫地产在股东频繁更迭外,其股东之间也出现代持股份纠纷。马万彪在2017年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对张拴军等股东资格确认纠纷的再审,但最终被最高人民法院驳回。

  开业遥遥无期?

  “楼建好很多年了,即便之前的拆迁户没有实际回迁入住,但政府也按回迁安置了给算的,过渡费和生活费已经停发几年了。”上述拆迁户告诉记者。

  事实上,原址被拆迁户是在2003~2004年间与西安城建中心签订的拆迁协议,2005年12月23日,西安城建中心与辰宫地产签订了《西关正街项目合作书》,2011年1月签订了《西关正街项目合作书补充协议》;2011年5月16日,西安城建中心又与辰宫地产签订《西关正街项目a座项目过户协议》。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显示,西安城建中心成立于1998年9月,由西安市城乡建设委员会100%持股,注册资本1亿元,法定代表人王勇。

  2013年年底,在辰宫广场建设基本完工后,西安城建中心在2014年7月10日至2017年6月7日,曾多次登报发出回迁安置通告,对该拆迁项目的非住宅户在辰宫广场商业、办公安置楼内进行安置,要求被拆迁人尽快办理回迁安置。

  但蹊跷的是,一边是西安城建中心多次登报通告,督促被拆迁户尽快回迁,一边却是拆迁户们以无法获得安置房和2014年以后的过渡费、生活费为由,在2016年至2017年间,与西安市西安城建中心对簿公堂。

  实际上,此前的拆迁过渡费、生活费一直由辰宫地产负担,但2014年后,西安城建中心与辰宫地产之间,却因辰宫广场项目拆迁安置义务主体由谁承担产生矛盾。

  除安置纠纷不断外,地处西安市一环边的繁华地段,辰宫广场项目也因竣工多年不开业之怪象,而颇受争议。

  “辰宫广场项目不论是出售、还是出租,这几年想代理的地产中介相当多。但是老板一直坚持要整栋楼出售,整栋楼出售的话要卖十几个亿,除非大财团,否则谁能一下拿出那么多钱来?”一位房产中介公司工作人员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了解,几年前曾有一家香港的企业想以七八亿元的价格将辰宫广场收入麾下,但是最终辰宫地产要价十几亿元,因差价太大没谈妥。

  记者就辰宫广场项目拆迁安置最新进展,以及竣工后为何迟迟不招商开业等情况,致函西安市莲湖区城(棚)改办(以下简称“莲湖城改办”),一位姓谢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西关正街片区由莲湖城改办负责的只有南小巷改造项目,辰宫广场旧改项目属于莲湖区环城西路街道办事处管,而安定坊棚户区改造项目又属于西安市房地产经营二公司负责。”

  记者联系莲湖区环城西路街道办采访,相关负责人表示,辰宫广场旧改项目属于西关街道办事处管理。记者致函西关街道办事处,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而由莲湖区城改办负责的南小巷旧改,距辰宫广场不到1公里,西边不远是安定坊棚户区改造项目,这也意味着同位于西安市莲湖区西关正街、且几乎相邻的三个城(棚)改项目,却由三个不同的政府部门管理。

  事实上,辰宫广场“怪象”或仅是西安市莲湖区城(棚)改乱象的缩影。沿着西安市钟楼一路往西,约2公里左右即能到达西关正街,在西大街、西关正街片区沿线,有不少临街门面外墙正在装修,清一色仿古风格。但是临街门面背后,包括五一巷、南小巷、安定坊棚户区改造项目在内,仍是老旧小区或城中村扎堆,甚至有数个项目拆迁启动数年后,目前还是“拆一半,剩一半”。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